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轩

负薪挂角 凭风听雨

 
 
 

日志

 
 

教师才是校园里真正的“弱者”

2006-09-08 11:30: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姜伯静

  现在有一种针对教育的思想潮流,那就是教育异常黑暗,教师极端“残暴”,学生永远是弱者,教育法规一定要保护学生免受教师的“欺辱”。但真实的教育果真这样吗?做为一名教师,我想说一下我的真实感受。

  前几天期末考试监场,我看到了任何媒体都没有报道过的一幕:班内30名考生,16人在开考仅仅5分钟后便“伏案而眠”,其余的或望着远处发呆,或摆弄着自己的手指,能对得起“考试”这两个字的不会超过5个人。我试着弄醒了几个,结果“饱餐”了一顿“白眼鱼”,那些眼神中分明有一句话:你怎么那么爱管闲事?

  教育学家以及批判教育的记者们肯定会感到奇怪,在如此黑暗的“教育环境”之下,学生也敢如此“嚣张”么?

  唉,怎么说呢?我总感觉教育学家们太“理想化”了,而媒体则过于以偏概全,至少在我所处的几百里范围内,至少在我们这些"好学生"都被人家重点高中“筛”走了的普通高中里,学生从来都不是弱者,那可是永远的“强者”。把学生逼得自杀的事情这辈子都不会发生在我们这里,他们不把我们逼得去跳河我们就念阿弥陀佛了。相信很多地方的情况也应该是这样。

  个别不发达的地区发生的惨剧那是事实,可大多数地区的孩子的“法律意识”一点也不比律师差。你的眼睛还没瞪圆她或他就说你态度恶劣了。明明知道他书包里有武侠小说甚至有匕首你也不敢去把它们拿出来,因为那侵犯了人权,按新的教育法规的规定那叫侵犯了人家的“隐私”。做教师的就只能等着出了事之后收拾残局,或者等着被处分或者等着家长埋怨或者等着那些能把一个说成十个的记者大老爷来采访。

  蒋多多同志今年高考想做新时代“白卷”先生的“壮举”引起了举国轰动,可您去问问老师们,哪个学校没有这样的“英雄”?哪个学校这样的“英雄”是少数?哪个这样的“英雄”是当老师的逼的?我们敢管吗?不管,是我们的失职;管吧,我们简直是以卵击石。思想教育能够成功这个概念只存在喜欢“幻想”的教育学家的“梦境”里,他们怎么不来普通中学里来试试?

  这些学生本来不想念书,可在普及高中的大好形势之下,在家长的威逼利诱之下(当然有一部分也是为了逃避家庭的劳动),却统统被学校招来做“大爷”。而教师只有充当“三重孙子”的份儿,在家长面前是孙子,在社会面前是孙子,在学生面前还得装孙子。

  但媒体看不到这些,因为这个远没有报道“学校乱收费”让人愤怒,也没有报道“教师加重学生负担”有深度,更没有渲染“男教师都是色鬼”能吸引人的眼球。那些从来没上过课堂或者二十年前教过几天书的教育学家只知道钻研他们的“新瓶子”,从来不看看新时代发生的新情况。

  社会环境整天“误导”,出了问题的话把帐全记在教师身上;媒体记者戴了一幅“变色的眼镜”,把教师全看成了“黑色”或者“黄色”;学生呢,反正你也不敢把小爷我怎么样所以大多有恃无恐;至于学校和教师,全都盼望上天保佑别出什么乱子。

  以前人们总嫌我们的教育方式太陈旧,对学生的约束过多,总想画画外国的“月亮”。外国的教育方式是不错,可那是外国,人情有差别,国情也不同,走一样的路肯定不行。大家总想让中国的教育模式跟美国一样,可还没一样呢就乱成这样,要真一样了那我们还活吗?

  这些年,教育法光顾着保护学生了,但教师呢?大伙只看见教师如何学生了,怎么就没有地方报道一下学生把教师打了、家长把老师骂了呢?难道“妖魔”化教师就是教育思想的主流吗?难道来个精神不正常的学生出了什么事故也是教师逼得么?难道学生在校外被歹徒给杀了也要查一下在学校是不是受了老师的气么?

  以前的教育是对不起学生,但现在学校的真实情况在媒体的“偏拉一把”式的报道之下有几个人了解呢?我们现在强调保护弱者,可在对教育的一片斥责之中,谁会想到教师才是校园内真正的弱者呢?(作者是中学教师)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